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包塑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塑料波纹管
详细企业介绍
?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我们是制造商,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
公告
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内包塑软管,平包塑软管,内外包塑软管,不锈钢穿线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软管,塑料波纹管,金属软管接头,塑料软管接头,电缆防水接头,防水接线盒,明装盒等。
更多企业新闻
最新新闻

第二赵富强圈养10几名性奴的20多年上海红楼往事

  发布于 2022-01-09  

  今天想和大家聊聊第二,赵富强圈养性奴的20年上海红楼往事,情节非常紧张刺激,谁曾想到治安全球最好的魔都上海居然还能存在如此大范围强奸圈养性奴和黑社会势力呢???

  走私犯罪集团以及其他走私犯罪分子制造的这起惊天大案,只用了短短两、三年时间。

  厦门特大走私案肇始于1996年。厦门特大走私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查处的最大的一起经济犯罪案件。涉案金额之大、人员之多,案情之复杂,经济犯罪和腐败问题之严重,触目惊心。为了能使走私犯罪活动畅通无阻,还打通了海关、港务等众多部门,在厦门市区修建了走私的重要据点━━海鑫堆场。

  货物从港口直接拉到堆场后,厦门海关同安办事处原副主任谢东风等人先圈定要查验的集装箱箱号,走私犯罪集团骨干分子黄克臻、陈文远等人立即根据集装箱号单,将装有香烟、汽车等高税率的走私货物集装箱掏空,再填进事先准备好的木浆、聚丙烯等低税率、且与伪报品名相符的货物,办妥手续交付海关查验。

  经过如此一番“倒柜”,走私物品就能顺利入关。在腐蚀拉拢干部方面颇有心计。他很注意揣摩某些领导干部的爱好。只要领导有“爱好”,他就千方百计,投其所好。爱财,他可以一次将数十万、上百万元的钞票奉上;爱色,他可以亲点美女送至身边;爱权,他则为之四处活动。

  犯罪分子勾结政府官员,走私物品涉及成品油、植物油、汽车、香烟等货物。走私金额大大超过今年三月有关官员通过电视台透露的400亿元人民币。在移送起诉的走私犯罪案件的案值中,走私犯罪集团直接操纵下的走私物品价值达252亿元人民币,偷逃税款人民币115亿元。厦门走私集团犯罪采取的手法为进口货物不报关、伪报贸易性质、伪报货物品名等,并以金钱、女色为手段,有预谋地拉拢腐蚀一批国家工作人员为其走私提供帮助和庇护

  红楼里面的女明星不仅仅只有公开曝光过的杨钰莹,只要红楼里面服务的模特足够漂亮,就没有拉拢不来拖不下水的官员!

  和远华大案的厦门红楼类似,上海红楼其实是一栋6层高的黄色建筑,上海市杨浦区许昌路631号,从外边看,这栋大楼平平无奇,一层的外墙为红褐色,二层以上是黄色,因为年代久远,墙体颜色已经变淡。

  一个来自江苏泰兴新乡(现为镇)的普通人,在上海滩的十里洋场,成就了一段没有完结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他一度朝着“巨贾”的方向努力,但最终因违法犯罪而跌落,而在他命运中扮演了重要枢纽角色的建筑,被人形象地称作“红楼”。

  他就是红楼的主人赵富强。2020年9月22日,上海二中院发布案情通报称,赵富强等38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依法进行了公开宣判。首犯赵富强多罪并罚,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37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到20年不等。

  故事主角叫赵富强,和他一起住在红楼的女性,有3个人和他有过婚姻关系,至少有6个为他生过子女。但不管是红楼,还是进进出出的女性,他们的“主人”,都是赵富强。

  这些人要被迫营业,为主人赚钱,还要作为主人的“性贿赂”的资源,仿佛“性奴”。不仅如此,她们还会被性虐、精神控制、强迫取卵、代孕……

  2019年夏天,“红楼”突然被贴上封条,再后来,可能是大楼里的工作人员,因为几个月没拿到工资,曾从里面搬走一些东西以抵工资,到11月,“红楼”外面搭起建筑用的钢架,有工人忙着上上下下,似乎是要重新装修了。

  一位叫赵栩潼的女子,在小裁缝赵富强出事前,曾经以汇吃汇喝董事长身份,在柏万青的主持下,拜师零点董事长袁岳!

  赵富强身后,尚有着复杂而庞大的商业和生意网络。借助一些特殊的政商资源,可能低价持有上千家门面,在上海滩当起了“二房东”。他前几年在旗下部分人流量大的门面多经营餐饮的前提下,打造了“汇吃汇喝”美食城(或美食街)这一品牌,并逐步将业务扩展至北京,以及回撤至老家江苏泰兴市。

  当地人熟知的“上海红楼”,因日晒雨淋,其实外观的红色早已基本褪尽。但在2019年11月3日时,该楼仍被搭建脚手架围起来,并挂上了绿色安全防护网。工人称,要给此楼外观改色。

  506房间内的床。这是目前上海红楼内唯一一张未搬走的豪华装修客房的内床,其余豪装客房内的床、床垫等主要设施,大都已经清空。此床的背靠板,以素雅的白色浮雕,辅以银灰色装饰及软包皮质。墙上是暗金色软包,全房间以白色为底,亮金色线条及金色镶嵌为主要特色,凸显贵气。不足的是,此房间空间局促

  通道的尽头,墙上挂有一幅长4米、高2米的油画装喷绘,喷绘画面是,一位身材极佳的古装美女。

  该巨幅美女喷绘所在的空间,是一个南北长约4米、东西宽约3米的接待厅。油画的对面,是一个白色鞋柜,鞋柜之上,放有2个40厘米高的白色花瓶,花瓶之上雕花凸显,辅以鎏金装饰。

  迈进桃木门,迎面而来的是几乎漆黑的会客厅。会客厅长、宽各7米左右,正面镶嵌墙上镶嵌有一块长约4米,高约3米的整块大理石,石纹如画。左右墙体,均以黑色大理石作外包围,内嵌横竖各6块白色装饰板,每块装饰板有鎏金细纹,装饰板中央,为方形凹陷的长方形鎏金色块。

  上海红楼6楼“1号套房”的卫生间吊顶,除了用“皇宫”二字来准确、简要转述其奢华程度外,很难找到第二个词来形容该卫生间的装修奢华程度

  一号套房奢靡而贵气的天花板及吊灯,冲淡了这种氛围:天花板四周依旧是有浮雕的鎏金大包围,装点天花板与各立面墙或立柜的连接之处。天花板呈苍穹状弧形,上铺银灰色金属质地的垫底,上镶圆形或弧形的鎏金装饰物,再配黄铜件水晶吊灯,光线稍亮,就满屋金碧辉煌。

  6楼的所有房间内的衣柜,均有几十件各式女性衣服,多以暴露的性感装为主,也有各类职业装用于角色扮演,以及一些胸罩、抹胸、束腰、丝袜

  穿过2号房间的暗道,空间豁然开朗,这是一个可容纳14人住宿的集体闺房,装修风格依旧为白底嵌金,配以紫色软包、灰色床帘,有恬淡、雅致和轻奢的味道。14美的闺房如此雅致、有格调,也彰显了他们所服务的客人的尊贵程度

  1973年出生于江苏泰兴农村的赵富强,虽然家庭窘迫,但作为家中独子,他自小就备受宠爱。

  母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父亲对他的期望很高。希望他能读书出人头地,但赵富强勉强上到初中,就放弃学业,跑到邻村学起了裁缝手艺。

  小裁缝赵富强精明胆大,手艺又极好,很快在上海赚到了钱。但他不满足于此,大概在2000年前后,又在裁缝店外开设了两间美发店。

  赵富强通过招聘,将年轻女孩们骗来,或者嘘寒问暖,或者威逼利诱,强迫她们与自己发生性关系,并拍下照片作为威胁,要求她们卖淫。其中,就有赵富强后来的妻子之一。

  她们被迫签下高额借款合同,就连接客一次获得的150元嫖资,也全部落入赵富强的口袋,只在年底可以拿到少数生活费。

  女孩们如有不从,动辄招来拳打脚踢,有的甚至被切断输卵管,有的人隐私部位被刺以“赵富强专用”字样,还有的人遭遇取卵代孕,造成身体损害,终身无法孕育孩子……

  这样“非人”的待遇还不够,赵富强还会控制她们的思想——“会负责一辈子”,“垃圾、狗屎,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此软硬兼施,最早的一批“小姐”,反而成了赵富强的最忠实的“赚钱工具”。

  在经营“美发店”的时候,赵富强又发现,商铺转租也有很大的利润,一间普普通通的门脸儿,租下来做生意,远不如高价转租来钱快。

  问题是,一般短期租赁合同,房东是不允许转租的。但赵富强会通过欺诈、蒙骗等手段,将“同意转租”、“长期租赁不涨房租”等条款夹在正常合同里,诱哄房东签下。

  如果房东准备上诉,赵富强则会告诉对方,“我养的人,有精神病、残疾人,你有精力搞,我可以陪你搞一年”,期间还安排人通过滋事、撬锁等方式进行敲诈、恐吓。

  多数房东扛不住这样的“攻势”,或赔钱了事,或睁只眼闭只眼,赵富强如愿成了“二房东”。

  面对租客,赵富强依然巧立名目,收取转让费、物业费、手续费等各种费用,如逾期不缴,晚1天按当日房租10倍计算租金,晚3天则会被“清场”轰出去,前期保证金等各种费用,概不退还。

  有内部人员说,赵富强及其公司,每个月都有十几起官司,但多数都被他用暴力、软暴力手段解决。

  通过这样的“套路租赁”,从2012年到2019年,赵富强掌握了遍布上海9个区、1300余处的商铺,共计获利9.7亿元。

  所谓的“动迁清场”,交到赵富强手里,变成了在承租人店里倾倒黄沙、水泥,封堵大门、断水断电,变成了夜间猛敲卷帘门,持续不断地骚扰、推搡冲突,那些被派去滋事的人,如果被警方拘留,还能拿到赵富强的补偿金。

  最终,这些国企房源,也低价落入了赵富强手中,仅判决书记录,赵富强就非法获利5400万元。

  在这些暴力的“赚钱模式”稳定之后,赵富强还开了三家“汇吃汇喝美食城”,计划靠美食业务“洗白”,不过面对美食城租户,他最终依然走回了“套路租赁”的赚钱模式。

  红楼居住着赵富强、十多名女“助理”,还有部分女“助理”的亲属也被安排住下,负责清洁、安保、维修等工作。

  这十多名女助理,一起组成了“公关部”,她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吃请、性贿赂被邀请到这里的各路官员,房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一些隐秘的画面被记录下来——这是赵富强在金钱贿赂之外的另一重手段,用性贿赂、威胁等手段,稳稳攥住这些前来享乐的人。

  这些在红楼“吃饱”的官员,又通过层层介绍,为赵富强打通了更上层、更核心的关系网,报警只是被警示,诉讼被压下,赵富强似乎可以横行杨浦区。

  她们被要求参加各种按摩、跳舞、武术培训,招待陪客时,用餐礼仪、点烟、聊天内容都有相关规范,还有奖惩制度。

  根据不同的需求,被“分派”给不同的人,喝一壶酒,奖励500元,陪领导聊天唱歌,奖励600元,边唱边跳,奖励900元,陪睡一晚,能拿到7000-10000元不等的奖励。

  还是同样的套路,好骗的许以荣华富贵,不好骗的就恐吓殴打。这些女性都和赵富强发生过关系,案件通报中的9名女性同犯,其中3人先后与赵富强有过婚姻关系,至少6人与赵富强育有子女。

  她们会劝说那些不够“听话”、被殴打的女孩,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都要“为公司献身”。

  一些“表现好”的女性,其直系亲属也会被安排住进小红楼,他们拿着赵富强给的钱,听从赵富强的安排,吃请、性贿赂、寻衅滋事,壮大着赵富强的黑色帝国。

  2018年11月,一封举报赵富强残害女性,使用钱色拉拢腐蚀干部的举报信被交予上海市纪检委。

  2019年3月,赵富强与该女性的离婚诉讼开庭,赵富强态度嚣张,“全程低头摆弄手机”,据说,他已经通过“内部渠道”,打听了案件走向。

  所以在庭审当天,原告女性豁出去,以微信群发的方式,再次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嫖宿,并实名列举多位政府官员、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

  当时,正值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上海的前夕,两封举报信被反映上去,督导组要求严查问责,赵富强的保护伞,终于撑不住了。

  赵富强似乎也“颓”了,他给举报者发消息,“你把我害惨了”,“都搬走了,都搬走了”。

  2019年5月15日,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提前知道消息的官员给赵富强通风报信,称抓捕在即,劝他赶紧跑路。

  当晚赵富强即带着三名女性逃回泰兴老家,但还是在次日下午,被警方抓捕归案。

  案件甚至引发了上海杨浦区政法系统“地震”,政法委书记、法院院长、公安局副局长、派出所警察、工商所领导等至少13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企干部被牵涉其中。

  1 2020年了,还有性奴和红楼的事件,还是在魔都上海,我担心在很多地方依然存在!

  2 一个案件让整个地区的官员大面积塌方,重庆成都大连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